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民主党派园地 > 九三学社 > 九三学社中大南校区支社组织“全球气候变化及碳排放交易”研讨会

九三学社中大南校区支社组织“全球气候变化及碳排放交易”研讨会

作者:九三学社中山大学南校区支社  | 发布日期:2014-05-19

        2014 年 5 月 13 日(星期二)九三学社中大南校区支社在南校区地环大楼 C 座二楼金矿会议室组织了“全球气候变化及碳排放交易”研讨会,共有九三学社社员20余人参加,九三学社省委温洋副主委、雷慧玲主任,中山大学统战部李保宏老师等列席了研讨会。
        研讨会主要由周永章教授介绍了全球气候变暖与碳排放政策的历史进程,以及碳交易平台的发展。气候变化的威胁已经日益引起各界的重视。1988年,世界气象组织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成立了一个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CC),负责组织全世界的科学家编制全球气候变化评估报告,联合国于1990年12月着手制定《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1992年完成,1994年正式生效。1997年通过了《京都议定书》,这是作为公约的重要补充。《京都议定书》要求发达国家在2008年~2012年的承诺期内,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的基础上平均减少5%,其中欧盟8%,美国7%,日本6%。
        但是,由于发达国家的能源利用效率高,能源结构优化,新的能源技术被大量采用。因此,这些发达国家进一步减排的成本极高,难度较大。而发展中国家,能源效率低,减排空间大,成本也低。这就导致了同一减排单位在不同国家之间存在着不同的成本,形成了高价差。发达国家需求很大,发展中国家供应能力也很大,碳交易市场由此产生。中国政府曾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承诺,到 2020 年中国单位GDP 二氧化碳排放比 2005 年下降 40%到45%,这也将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长期规划。而碳交易就成为社会乃至权威比较关注的话题。
        根据《京都议定书》的规定,发达国家履行温室气体减排义务时可以采取三种在“境外减排”的灵活机制。其一是联合履约(JI),指发达国家之间通过项目的合作,转让其实现的减排单位(EUR);其二是清洁发展机制(CDM),指发达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与发展中国家开展项目合作,实现“经核证的减排量”(CER),大幅度降低其在国内实现减排所需的费用;其三是排放贸易(ET),发达国家将其超额完成的减排义务指标,以贸易方式(而不是项目合作的方式)直接转让给另外一个未能完成减排义务的发达国家。
        除了上述强制性的机制之外,还有一个自愿减排的市场。这个市场相对比较宽松,主要是一些比较大的公司或者机构,由于自身宣传和履行社会责任的需要,购买一些减排量来抵消其日常经营和活动的排放。这个市场的参与者主要是一些大公司,也有一些个人。比如,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芮成钢就曾经购买过一定的减排量,来抵消他一年开车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在《京都议定书》的三种机制中,发展中国家可以直接从中获益的是CDM,简单地说就是发达国家用资金和技术换取各种温室气体的排放权。二氧化碳的减排量可以转让和交易,也就是一个产品。但是,这个产品看不见、摸不着,它不能用桶装,也不能用船运,只有一个电子序列号。这也就说明,这个减排量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只有经过认证后,这种商品才能真正成为商品,而一旦没有通过认证,一切商品属性就不会存在。
        碳交易市场容易受到政治和经济的影响。此次全球的金融危机使世界的碳交易市场目前一片低迷。据了解,欧洲的碳价已经从去年最高的32欧元/吨,跌至目前的8欧元/吨左右。在政治方面,后京都时代谈判的很多不确定性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碳价。
        大家讨论热烈,在学习了关于全球气候变暖及碳排放交易背景知识的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建议,并希望在未来碳排放交易平台这个新鲜事物出现时,能把握时机,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山大学党委统战部 广东.广州.新港西路135号